逆光,也要勇敢飛翔

%e9%80%86%e5%85%89%e9%a3%9b%e7%bf%94當我們處於失落、絕望的死蔭幽谷,宛如周遭沒有了光、一片黑暗,一切毫無希望可言。但是,黑暗,不就是準備迎接黎明的前夕嗎?鋼琴演奏家黃裕翔天生失明,看不見希望的人生,他卻從音樂找到真正的自己。或許生理上他被「看不見」綑綁住了,但在音樂裡卻是完全的自由。

 

黃裕翔患有先天性「視網膜細胞色素病變」,因此從出生時他便無法看見,這對一般家庭來說無庸置疑是一件噩耗,但裕翔很蒙福,他擁有最溫暖的家庭,他們用滿溢的愛來接納裕翔。裕翔的父母不是成為互相責怪的怨偶,而是彼此心裡最堅強的支柱。

 

認識裕翔的人會發現他的臉上隨時洋溢著笑容,似乎沒有因為看不見而有著晦暗陰翳的個性,反而十分的單純開朗,這一切可以歸功於他的母親許月桂。從裕翔小時候,母親就堅持每天帶他出門遊玩,有人問:「既然孩子看不見,那有沒有出門不是無所謂嗎?」但許月桂堅持地說:「裕翔只是看不見,不代表他失去所有感知能力呀!他可以聞、可以聽,甚至可以用心去感覺。」也因為如此,裕翔的音樂中有著豐沛的情感;而家人對他的愛,使他的音樂裡有著溫暖而療癒的魅力。

 

為了走向音樂的路,裕翔來到台灣藝術大學音樂系就讀。一開始他完全無法適應生活,他的個性十分內向害羞,其實需要別人的陪伴但卻不敢說出口,格格不入的他甚至感受到第一次被人排擠敵視的感覺。就在他想要放棄時一位學長出現了,那就是後來成為電影《逆光飛翔》的導演張榮吉。張榮吉透過每次和裕翔吃飯的時間講一些自己的故事或是道理來鼓勵裕翔應該打開心胸與人相處,漸漸地裕翔認識了越來越多朋友,不論是師長或是同儕都非常喜歡他。朋友說只要把裕翔失明的成見拿掉,其實他就跟一般人沒兩樣,「看不見」只是他的一項特質而不是障礙。

 

上天或許剝奪了裕翔的視力,但也給了他絕佳的音樂天賦,以及一位永遠守護著他的慈愛母親。裕翔的故事感動了許多同樣有失明孩子的家庭,而他的故事也被拍成《序曲》、《天黑》、《逆光飛翔》。電影或許是一種記錄,但更多的是對裕翔的期許,期許他在未來有更好的人生。別怕受傷,現在遇到的只是人生的某一個挫折,如果輕易退縮就只能卡在原點了,所以勇敢飛翔吧!

 

文/楊芳瑜(但以理小組)

(原發表於 2015 年 1 月 10 日 高雄武昌教會「學青牧區週報」專欄。)